成功加入购物车

去购物车结算 X
智胜图书专营店
  • 悲惨世界

悲惨世界

举报

外国文学名著读物 新华书店全新正版书籍

售价 51.90 4.7折

定价 ¥110.00 

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

优惠 满包邮

优惠 满减券
    运费

    上书时间2021-07-01

    数量
    库存2
   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
   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,点击右上角”...“进行转发

   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

    • 商品详情
    • 店铺评价
    • 图书条目信息

      悲惨世界

      • 作者: 作者 译者 译者
      • 出版社:  人民文学出版社
      • 出版时间:  2015-06
      • 版次:  1
      • ISBN:  9787020104345
      • 定价:  110.00
      • 装帧:  平装
      • 开本:  32开
      • 纸张:  胶版纸
      • 字数:  1283千字
      • 正文语种:  简体中文

      展开全部

      货号:
      403_9787020104345
      品相描述:全新
      正版特价新书
      商品描述:
          十二主教工作
          次破晓,卞福汝主教在他的园中散步。马格洛大娘慌慌张张地向他跑来。
          “我的主教,我的主教,”她喊着说,“大人可知道那只银器篮子在什么地方吗?”
          “知道的。”主教说。
          “耶稣上帝有灵!”她说,“我刚才还说它到什么地方去了呢。”
          主教刚在花坛脚下拾起了那篮子,把它交给马格洛大娘。
          “篮子在这儿。”
          “怎样?”她说,“里面一点东西也没有!那些银器呢?”
          “呀,”主教回答说,“您原来是问银器吗?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。”
          “大哉好上帝!给人偷去了!是昨天晚上那个人偷了的!”
          一转瞬间,马格洛大娘已用急躁老太婆的敏捷劲儿跑祈祷室,穿壁厢,又回到主教那儿。
          主教正弯下腰去,悼惜一株被那篮子压折的秋海棠,那是篮子从花坛落到地下把它压折了的。主教听到马格洛大娘的叫声,又立起来。
          “我的主教,那个人已经走了!银器也偷去了。”
          她一面嚷,眼睛却落在园子的一角上,那儿还看得出越墙的痕迹。墙上的垛子也弄掉了一个。
          “您瞧!他是从那儿逃走的。他跳了车网巷!呀!可耻的东西!他偷了我们的银器!”
          主教沉默了一会,随后他张开那双严肃的眼睛,柔声向马格洛大娘说:
          “先,那些银器难道真是我们的吗?”
          马格洛大娘不敢说下去了。又是一阵沉寂。随后,主教继续说:
          “马格洛大娘,我占用那些银器已经很久了。那是属于穷人的。那个人是什么人呢?当然是个穷人了。”
          “耶稣,”马格洛大娘又说,“不是为了我,也不是为了姑娘,我们是没有关系的。但是我是为了我的主教着想。我的主教现在用什么东西盛饭菜呢?”
          主教显出一副惊奇的神气瞧着她。
          “呀!这话怎讲!我们不是有锡器吗?”
          马格洛大娘耸了耸肩。
          “锡器有一股臭气。”
          “那么,铁器也可以。”
          马格洛大娘做出一副怪样子:
          “铁器有一股怪味。”
          “那么,”主教说,“用木器是了。”
      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坐在昨晚冉阿让坐过的那张桌子边用早餐。卞福汝主教一面吃,一面欢欢喜喜地叫他那哑无言的妹子和叽里咕噜的马格洛大娘注意,他把一块面包浸在牛奶里,连木匙和木也都不用。
          “真想不到!”马格洛大娘一面走来走去,一面自言自语,“招待这样一个人,并且让他睡在自己的旁边!幸而他只偷了一点东西!我的上帝!想想都使人寒毛直竖。”
          正在兄妹俩要离开桌子时,有人敲门。
          “请。”主教说。
          门开了,一群狠巴巴的陌生人出现在门边。三个人拿着另一个人的衣领。那三个人是警察,另一个是冉阿让。
          一个警察队长,仿佛是率领那群人的,起先立在门边。他来,行了个军礼,向主教走去。
          “我的主教……”他说。
          冉阿让先头好像是垂头丧气的,听了这称呼,忽然抬起头来,出大吃一惊的神气。
          “我的主教,”他低声说,“那么,他不是本堂神甫了……”
          “不准开!”一个警察说,“这是主教先生。”
          但是卞福汝主教尽他的高年所允许的速度迎上去。
          “呀!您来了!”他望着冉阿让大声说,“我真高兴看见您。怎么!那一对烛台,我也送给您了,那和其余的东西一样,都是银的,您可以变二百郎。您为什么没有把那对烛台和餐具一同带去呢?”
          冉阿让睁圆了眼睛,瞧着那位年高可敬的主教。他的面,绝没有一种人类文字可以表达得出来。
          “我的主教,”警察队长说,“难道这人说的话是真的吗?我们碰到了他。他走路的样子好像是个想逃跑的人。我们把他拦下来看看。他拿着这些银器……”
          “他还向你们说过,”主教笑容可掬地岔着说,“这些银器是一个神甫老头儿给他的,他还在他家里宿了一夜。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你们又把他带回到此地。对吗?你们误会了。”
          “既是这样,”队长说,“我们可以把他放走吗?”
          “当然。”主教回答说。
          警察释放了冉阿让,他向后退了几步。
          “你们真让我走吗?”他说,仿佛是在梦中,字音也几乎没有吐清楚。
          “是的,我们让你走,你耳朵聋了吗?”一个警察说。
          “我的朋友,”主教又说,“您在走之先,不妨把您的那对烛台拿去。”
          他走到壁炉边,拿了那两个银烛台,送给冉阿让。那两个妇人没有说一个字、做一个手势或一点神气去阻扰主教,她们瞧着他行动。
          冉阿让全身发抖。他机械地接了那两个烛台,不知道怎样才好。    “现在,”主教说,“您可以放心走了。呀!还有一件事,我的朋友,您再来时,不必走园里。您随时都可以由街上的那扇门出。白天和夜里,它都只上一个活闩。”
          他转过去朝着那些警察:
          “先生们,你们可以回去了。”
          那些警察走了。
          这时冉阿让像是个要昏倒的人。
          主教走到他身边,低声向他说:
          “不要忘记,永远不要忘记您允诺过我,您用这些银子是为了成为一个诚实的人。”
          冉阿让*对回忆不起他曾允诺过什么话,他呆着不能开。主教说那些话是一字一字叮嘱的,他又郑重地说:
          “冉阿让,我的兄弟,您现在已不是恶一方面的人了,您是在善的一面了。我赎的是您的灵魂,我把它从黑暗的思想和自暴自弃的精神里救出来,交还给上帝。”p104-107

      配送说明

      ...

      相似商品

      为你推荐